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盛世才懒得再搭理他,起身,一边走,一边往家里打电话。

    顾南溪哄完孩子,刚躺在床上,就接道了盛世的电话。

    她拿着手机,软绵绵的问道:“盛先生,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

    盛世踩着浓浓的夜色,开口,低低地问道:“想我了吗?”

    顾南溪轻轻地“嗯”了一声,笑得温婉柔和,“很想!”

    盛世闻言,脸上顿时笑意满满,“盛太太,你今天可真是诚实!”

    顾南溪的心情大好,翻身趴在床上,小腿在半空上下的晃,打趣道:“所以呢?你要表扬我吗?”

    盛世盯着红绿灯,心里焦躁的倒数着秒数,内心焦躁起来,“当然,我今晚一定好!好!表!扬!你!”

    如此良夜,叶笙歌被折腾得腰酸背痛,那边的顾南溪被表扬得虚软无力。

    得手未成的秦舒贝小姐,却只能窝在自家别墅里,恼怒的拿起刀,将最新一期印有Tina照片的杂志割得粉碎。

    清晨,整个莲城在虫鸣和暖光里苏醒。

    言易山从疲累中清醒,抬眼,目及所处,便是阳台上一抹亮丽的身影。

    漆黑的长发,配着湛白的男士衬衣,微风鼓鼓地吹来,撩起下摆,他甚至能嗅到属于青草与鲜花的味道。

    那个背影太过熟悉,他忍不住心悸,掀开被子,脚步虚软的直往前冲。

    抬手,一把扣住对方的肩膀。

    白亮的光里,发丝随风舞动,如慢镜头的回旋。

    所有美好的幻影在一瞬间,化为泡影。

    言易山的欣喜还未挂上嘴角,瞬间就被扼杀在希冀的摇篮里。

    叶笙歌站在微风里,转身,冲着言易山挥了挥手,神采奕奕的笑着打招呼:“金主先生,早上好啊!”

    怎么不是她!

    言易山的脸色有异,盯着面前的女人,顿时表情凝重,冷冷的问道:“你是谁?”

    叶笙歌挑了挑眉,上前,赤着的脚微微脚尖,头顶抵着他的下巴,食指抚了抚言易山脖颈上留下的一抹红痕。

    顿了顿,轻笑出声,打趣着说道:“金主先生的“活”这么好,记忆怎么会这么差?!”

    叶笙歌看着他,眼神媚得像是要滴出水似的,造作着说道:“昨天还把人家折腾得只剩半条命,这倒好,提上裤子,翻脸就不认人了!”

    她一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