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墨小声的对着许欢颜说道。

    “你要是不想和他待在家里,就去爸妈家,我回来去接你。”

    白墨总要表现出站在许欢颜这一边,否则她很容易怀疑,自己是在帮着夜斯。

    而他还要说夜斯是耍无赖,赖在这里不走,他也烦得很。

    “你有没有精神科的朋友,给他看看病。”

    许欢颜不是开玩笑,她是觉得夜斯是真的有病。

    这个想法,从第一天认识他开始就有了。

    “我先走了,那边在等着。”

    白墨摸了摸许欢颜的头,笑道。

    上午的时候,许欢颜听到白墨接电话,说是有个手术。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想,这是白墨在给夜斯制造机会。

    “你打车去吧!”白墨病刚好,许欢颜不太放心。

    “嗯,我不开车。”白墨确实没打算开车,他就是想出去转转。

    白墨离开后,许欢颜就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

    为什么坐在这里,就是为了看着夜斯,不想他和孩子太过于亲密。

    对于拜拜叫夜斯爹这事,许欢颜心里很是烦躁。

    她又不能告诉拜拜,不能叫,拜拜要是问她为什么。

    她总不能说,我烦他,所以你不能叫他爹,也不能和他亲近。

    夜斯陪拜拜数豆子,陪的很认真。

    时不时的还和练书法的晚晚说一两句话。

    拜拜数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些不耐烦了。

    其实确切的说应该是叫挑豆子,黑豆黄豆绿豆红豆花豆。

    把这些混在一起的豆子,分别放在五个盒子里。

    一大盒子的豆子,拜拜坐在这里已经分了快半个小时了。

    对于好动的拜拜来说,实在是一种酷刑。

    晚晚喜欢练书法,这一点也是受白墨的影响。

    晚晚很多喜好,都和白墨有关。

    夜斯看着晚晚写字的动作,觉得特别有大家风范。

    晚晚抬头冲着他笑了笑,那笑让夜斯的心都化了。

    这是他女儿,真棒。

    夜斯伸手在晚晚的脸上轻轻摸了一下。

    其实手伸过去的时候,夜斯是想要掐一下的。

    但是,舍不得,哪怕就是轻轻掐一下,他都觉得疼。

    这要是拜拜,他肯定就掐了,说不定还会用点力气。

    “你别打扰晚晚。”看着夜斯的动作,许欢颜开口道。

    因为当着孩子的面,所以,许欢颜也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和语气。

    “嗯,我就看着,不动也不说话。”

    夜斯收回自己的手,也没看许欢颜,只是应声道。

    为什么不看许欢颜,是因为看到的肯定不是好脸色。

    还不如不看,还能自我安慰一下,一家四口在一起,氛围真好。

    爸爸妈妈陪着孩子练字数豆子,多么惬意。

    刚才白墨也和他说了,虽然追着许欢颜要脸皮厚。

    但是,也别太贴着不放,再让许欢颜怀疑了,反倒是适得其反。

    白墨说了,不要觉得心里有愧疚,就放低姿态,让许欢颜觉得他有病,还病的不轻。

    毕竟他之前脾气不好,劣迹斑斑,突然这样,不是有病,就是病入膏肓了。

    “爹,我饿了……”拜拜晃动了一下脖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