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总觉得周珂的脑子里又钻进些奇怪的东西。

    决定直接略过这个话题, 反正她对这两个名字都非常不感兴趣。

    清若笑得甜美可人, 在暖色的灯光和火锅的热气中, 眉眼烟韵中像是含着江南六月的雨景一样绵延又遥远,看不真切只确信十分好看。

    放下碗筷, 双手端起了饮料杯朝周珂做举杯, “来来来, 干了这杯。”

    周珂一瞬间忘了自己脑子里绕着的线团, 放下碗筷也有模有样的举杯,两个人的杯子凑到火锅上方, 周珂嘴角含笑,“这敬酒也总得有个说法吧, 总不能叫我干喝吧?”

    清若挑了眼杯子里黑黝黝的可乐,得, 敬酒就敬酒, 敬酒还不好说吗。

    往周珂的杯子上一碰, “好呀, 那这杯敬周大校……唔……”清若脑子里一转, 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想着想着就笑,结果敬酒的话一句话没说出来,自己杯子一收仰头很是豪爽的喝下去一大口可乐。

    这名字真没取错, 真的挺可乐。

    周珂压不住笑, 没办法, 看她像个傻子。自己也跟着举杯喝了一大口。

    吃了牛肉, 而且两个人都偏重口味, 调料里放了不少辣椒,这会一大口凉凉的可乐进去,两个人都看着对方,鼓着脸,很舒服的把可乐咽了。

    周珂笑得眉眼舒展,就连周身都是愉悦舒服的气息,晃晃手里的杯子,“宝贝,这喝都喝了,怎么敬酒的话还没出来。”

    清若举着杯子凑过来和他的杯子又碰了一下,笑得像是偷腥的猫儿,“那就祝你旗开得胜呗。”

    周珂手肘撑在桌子上,目光温情又专注的看她,嗓音压低,“还有呢?”

    清若偏头,目光端的是清润干净的透亮,“唔,容颜永驻?长生不老?福星高照?喜欢哪个?”

    知道她故意调皮,周珂恼不起来,别说恼,他满心满眼塞着她古灵精鬼的模样,手指尖痒得有小虫在一点一点的啃,想捏捏她的脸。

    方才还在想着闺女,这会周珂却突然有了种‘看女儿’的心态。

    怎么看怎么宝贝。

    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天能看着一个人就觉得满心温柔,满满涨涨的又甜又黏。

    周珂端着杯子去轻轻碰了碰她的饮料杯,“那我祝你,往后一直顺心。”

    周珂说完就举杯喝完了杯子里的可乐,可乐是真可乐,也是真的辣,滑进嗓子眼周珂觉得比几十年的老酒还辣,心尖宝贝蛋就这么一路顺着可乐滑进他的身体里,突然觉得肩上有了沉重的责任,更是有了坚硬不可摧的铠甲。

    清若也举杯喝完了杯子里的可乐,直接端着自己的碗筷就跑过来他旁边坐下,满口火锅味凑过来就亲周珂。

    周珂也没躲,唇直直迎上去,他眉目间都是认真的柔情,而清若的笑意便是愉悦和魅惑多一点。

    两个人的唇一碰即离,她挑开眼角,挑开眼眸里莹莹的光润和魅色,“往后是不是能一直顺心,得看你吧?”

    周珂侧着头,认真听她说话,今晚的可乐,比酒还浓,他觉得自己这会醉得厉害,醉得心肝脾肺胃软在身体里软成一滩水。

    清若半侧着身子,挽着他的手,“你多爱我一点,别气我,那我就顺心一点,你要是不爱我,整天气我,我哪来的顺心。对不对?”

    周珂觉得自己脑袋沉得厉害,迷迷糊糊还记得她今早还在她宿舍里和他说,人开不开心只能靠自己吧,怎么二十四小时还没过去,只是换到了隔壁,她就完全变了一套说辞,而且说得那么认真。

    可是他信呀,周珂觉得她软绵绵又一音三转的话语透过耳廓旋进他的五脏六腑,把那些个没骨气软成一滩水的五脏六腑又给重新扶了起来,只是以后姓周珂的周还是姓周清若的周他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清若就坐在他旁边,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吃,清若吃撑了,周珂也吃撑了。

    清若关了火,靠着周珂懒洋洋的揉了揉肚子,“周珂,我好撑。”

    周珂呼了口气,“下去走走?”

    清若嗯了一声,原本懒洋洋的模样又瞬间精神起来,直起身子转头看着他,“以后不看着你吃饭了,容易撑。”

    周珂挑挑眉,捏着她的脸凑过去咬她,“自己贪吃还怪上我了?”

    清若哼了一声,理直气壮看着他,“没听过秀色可餐之句话吗?看着你就一直想吃,不知道吗?!”

    “嘶。”周珂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她璀璨的眉眼觉得头昏脑涨,彻底要完。

    清若站起来收拾碗,周珂也跟着起来。

    拉着她的手在大大的掌心里轻轻捏了捏,“我收拾吧,你歇一会。”

    清若摇摇头,“刚吃饱,要动一动,不然好难受。”

    周珂皱眉看着她的肚子,伸手去摸了摸,“难受我们去医务室看看?”

    清若笑着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肩膀,“哪有吃撑去医务室的?”

    周珂还是拧着眉,“唔,我去医务室给你拿消食片。”

    清若拉住他的手,“没事,一会下去走走就好了。”

    周珂抢着要洗碗,让她坐着,高大的身形在洗碗台边笨手笨脚的显得格格不入。

    清若踮脚亲了他一下,“你去坐着等我,乖。”

    周珂成功被安抚,还是和她说,“我可以学呀,以后你做饭我洗碗。”

    清若拿开他手上的洗碗布,一边放着水一边转回头眉目含笑,“那你学做饭吧,我洗碗。”

    周珂有些不解,偏了下头,“嗯?”

    清若就笑,笑着又踮脚来亲他的脸,周珂已经很习惯,很自然的弯腰凑过去,脸上还是疑惑。

    清若啧了一声,脑海里出现周珂弯着腰低着头在洗碗台边洗碗的模样,吓得她猛的摇了摇头,“不行不行,你快过去。”

    周珂摊手,“我保证,我不会把碗摔坏。”

    清若瞪眼,“那我舍不得呀。”

    周珂,“啊?”

    清若抿了抿唇,认真的看着他,“不要你洗碗,我舍不得。”

    周珂有些懵的脑子反应了一下,清若已经关了水转回身在洗碗了。

    周珂原本因为她可爱的话想笑的,这会看着她稍微弯着腰洗碗的动作又觉得笑不出来。

    轻轻叹了口气,在她身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肩头蹭了蹭没说话。

    清若洗完碗收拾完,洗了手,周珂从桌子上抽了纸递给她。

    清若擦擦水笑嘻嘻的蹦过来他身边,“周珂,我们下去走走,我好撑。”

    周珂挑眉伸手来摸她的肚子,“还在特别撑?”

    清若摇摇头,“也不是特别撑,就是不舒服。”

    周珂眉眼温和,点点头,牵着她的手往外走,“那下去走一会消消食。”

    周珂牵着她绕着军区的外围开始走,刚走了三分之一小家伙就不走了,两只手挂着他的脖颈,“周珂,宝宝走不动了。”

    周珂侧头睨她,“刚刚不是宝宝说要下来走走的吗?”

    清若看天,“反正宝宝现在就是走不动了。”

    周珂啧了一声,我还治不了你了,谁给惯的这毛病。

    于是周珂深吸一口气,然后半蹲下身,“上来。”

    清若在他后面噗笑,看着他稍微撅起的屁股,想都没想手就捏了上去,捏了两下,“唔,很有弹性,手感不错。”

    周珂被她掐得一个激灵猛的站起来,转头怒瞪她。

    清若笑得灿烂又放肆,还举着手指凑过来他面前,两个手指在空气中做捏的动作演示给他看,“真的,手感可好了,不信你自己捏捏看。”

    周珂沉着声咬牙切齿的叫她,“周、清、若。”伸出手一把捏住她凑到面前的手指。

    清若的手指被他握住还在他掌心里做捏的动作,脸跟着凑过来,“真的,超级好捏,不骗你。”

    周珂满手心都是她手指动作撩起的痒意,偏偏这人还一脸真诚的看着他。

    周珂咬牙,而后又凶又重的去含住她的唇,放开她的手,改为大掌拍的拍在她屁股上,“你给我老实点。”

    晚上清若在宿舍里看书,周珂去格斗室里守着训练,还有顺带指点指点那天在林子里被周珂点名的小阳。

    周珂回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一个箱子。

    单手抬着箱子,敲了敲门,“清若。”

    “嗯。”清若转头应声,周珂就自己开门进来,清若看见他手上的箱子,“什么东西?”

    周珂走到沙发边站着,低头挑眉看她,“亲亲我就告诉你。”

    清若被勾起好奇心,放在手里的书站起来,隔着伸手去抱他,一点一点去啄他的唇,“周哥哥~”

    周珂单手搂着她的腰,一边亲她一边手臂一个用力直接把人抱起来。

    清若一点都不慌,就乖乖搂着他的脖颈,周珂直接给她抱着坐到了沙发邦上。

    周珂压着她的唇含笑,“不怕哦?”

    清若摇摇头,声音被他吞进去显得模糊不清,“是你我就不怕。”

    周珂放开她的唇还在满是温柔的笑意,把手里的箱子放在她腿上,“猜猜是什么?”

    清若低头看密封着的箱子,挺大的,但是放在她腿上不是很重。

    突然抬头眉目璀璨韵满星河,“面膜!”

    啧,周珂觉得自己饿得心慌眼花,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声音低低的却一点不着急,全是温和的爱意,“嗯。”

    清若伸手拉着他的大掌晃了晃,“周哥哥,打开。”

    周珂弯腰低头亲她的头发顶,手去摸腰间别着的军工刀,而后给她划开了箱子上贴着的密封胶带。

    箱子里整整齐齐码着面膜,还有从水到乳液,从精华到早晚霜。

    清若手伸进箱子翻着看了看,都是她习惯用的那几个牌子。

    清若抬头看周珂,挑着眉眼,“周哥哥你这么爱我哦~”

    周珂低头凑近她嗯了一声,尾音旋高,“不爱你爱谁。”

    清若却不领情,哼了一声,冷了眉眼,“你说,你是不是嫌弃我黑?!啊?所以着急火燎的给我送这么多面膜和保养的。”

    周珂内心有点哗了狗,所以说女人难伺候,心尖宝贝蛋的女人更难伺候。

    不过,周珂严肃着脸,冷静的点了点头,“是挺黑的。”

    他想着,她该是黑脸了来打他或者咬他,那他就可以继续哄说,‘不过不是嫌弃,是心疼’。

    结果周姑娘并不按套路出牌,周姑娘突然笑嘻嘻的拉着他的手,“所以你以后得好好爱我,好好对我我才能白回去就不黑了。知道了不~”

    周珂在想,这人怎么老是不按套路出牌,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周珂半蹲着,刚好和她坐在沙发邦上视线持平,把她腿上的箱子拿开放在一边,双手撑在腿上目光认真的看着她,“可是现在我也很爱你呀。”

    清若满脸笑意,伸手来捏他的脸,“整天爱不爱的,酸不酸啊你。”

    周珂点头,“酸。”凑近她,吻住她的唇,“所以,给我喂点糖。”

    回四九城之前,周珂又那验孕棒给清若验了一次。

    周珂坐在沙发上,目光紧紧盯着卫生间的门。

    清若一开门,周珂的眼睛瞬间亮了几个度,站起来朝她走,“闺女来了没?”

    清若摊手,把手上的验孕棒递过去,“你闺女还没来。”

    周珂脸上的表情僵住,接过验孕棒仔仔细细的确认,而后不敢置信,抬手拍脑门,“完蛋,我爹得锤死我。”

    清若理都不想理他,最后确认了一下还有没有东西没收拾,“走不走?”

    周珂生无可恋的把验孕棒随手放进衣服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